只见一驾云而起的童子

时间:2021-04-02 14:04 点击:187

  1) “娘娘,娘娘!”彩云跌跌撞撞跑进洞府,涕泪俱下:“碧云叫歹人给杀啦!” “什么?”我从神游中惊醒,只觉肉痛如绞:“你说了了,碧云奈何了?” 彩云哭得眼睛都肿了,哭诉道:“我与碧云在外头嬉戏,猝然天边飞来一只利箭,正扎在她咽喉。她…她…她就地就没气儿了!” 我在这骷髅山白骨洞这么多年肆业,都是彩云、碧云陪着我。蓦地告诉我碧云没了,我这内心,我这内心…… “是谁?”我猛然站起,整体洞府都隐约摇动:“是谁害了我的碧云?” 彩云抽噎着:“是那陈塘关…李靖…之子!” “好!好个李靖!”我袍袖一卷,带上彩云,直赴陈塘关。 肆业几千年,我从未滥杀无辜。 几千年来,我亦从未有过这般的大怒。 倘使没人能给我一个交卸,我便我方去寻。 倘使没人肯给我一个谜底,我就,血!洗!陈!塘!关! 碧天澄澈,我卷动重云,直压陈塘。 站在云上,看着城楼上心情慌张的守卒,我怒吼:“是谁害了我的高足碧云?” 音响一层层卷过全城,耳边尽是匹夫惊恐的尖叫。 往日我恐怕会意软,这日却只让我更烦恶。 我再也按捺不住,放声厉喝:“李靖,你给我滚出来!” 此声落下,魁梧厚重的城门楼隐约炸开破绽,上面的守卒一哄而散,奔逃四走。 一个幼稚清亮的声声音起:“我哪吒一人工作一人当。杀你那妖徒的是我,叫我父亲作甚?” 我回头看去,只见一驾云而起的孺子,生得朱唇皓齿,气态奋发。 “娘娘,便是他!这歹人射杀了碧云,我与他表面,他还想杀我!”彩云捏住我的衣角,又颤声喊道:“碧云!” 音未毕,已泣不可声。 “恶童!既云云,那便拿命来偿!”我双手一抬,城门楼立刻炸开,巨石多数,放肆砸向哪吒。 远远听到李靖惶急的音响:“娘娘不成!辖下留情!” 我顺手一卷,一块巨石飞出,将他狠狠砸飞。 若不是他身上甲胄结实,叫他就地成肉泥。 哪吒右手一伸,现出一杆火尖枪,捏在手心:“妖孽,来斗即是!我哪吒会怕你么?” 他左手一招,一条红绫捏造飞来,睁开如天幕,将袭去巨石一概拦下。 我眼神一缩,这条红绫,这条混天绫! 我怎会不认得? 2) 许多年前,我还只是一块顽石。 那条红绫就蒙在我身上。 阿谁年青姣好的道人,就坐在红绫上。 风来雨来,都被他隔绝。 这方小小的六合,似乎有着永远的太平和温顺。 我只是一块顽石,但坊镳并没有人们描画的那么寒冬。 那时我还不清楚,这世上向来没有永远。 咱们隔着这块红绫,我仍能感想到他的体温。 他感悟六合,推演道法。 我什么也没做,只是静静看着他。 修道无岁月,寒尽不知年。 有一天,我看到一个姿容绝丽的仙女飘落,对他倾吐爱意。 我心中心酸。这女人,即使是我,也会动心。 他会摆脱么?正神伤间,却听到他的音响,凉爽如常,就像泛泛给他的九头狮子讲道一律,没有一丝波涛。 他说:“凡躯尽骷髅,朱颜亦白骨。” 然后闭嘴,再不言语。 无论那仙女是哭是闹是哀是怜是娇是俏,他只是静静看着,容貌安静。 安静得,像他有时扫过我这块顽石的眼神。 我心中欣喜,又痛苦。 欣喜的是阿谁仙女没能走进他的心。 痛苦的是我结果了解,没人能走进他的心。 直到阿谁仙女告别,猝然仙音阵阵,漫山遍野奇花开遍。 我才清楚他是渡过了他的劫运。 劫运度尽,天然就要成仙登仙。 他镇定悠闲的起家,收起红绫,大步摆脱,没有一丝踌躇。 九头狮子摇头摆尾地随着他,那条好笑的狮尾,像在跟我辞别,又像在戏弄着我。 我想拉住他,我想问他:“你要去哪里?” “你……能不愿带着我?” 可我拙于修道,竟不愿发声。 这世上最荒唐的事宜莫过于,他只是个真诚的修道人,一块顽石却被他温热了心。 其后我修道有成,才了解他上了不远方的一座山。 云遮雾掩,大阵封山。 那座山叫乾元山,我上不去,他也没有想过带我上去。 3) 我伸手一探,便将哪吒的红尖枪攥在手上,又一掌挥去,邻近他的面门,却在那条折转起飞的红绫前停住。 我一把捉住红绫,戮力让我方的音响安静:“这混天绫,是谁给你的?” 哪吒冷冷一笑,“妖孽却尚有些主见!这混天绫乃是我师傅太乙真人所赐!你若不愿知趣退去,我唤来我师傅,你便死期将至!” 我一巴掌将他狠狠扇飞,“即是你师傅,也如你般无分青红,没有善恶么?” 哪吒捂着红肿的脸,大发雷霆:“我不外顺手试弓,谁知你那妖徒人命该绝,竟适值撞上,岂能怨得了我?” 我气极反笑,欺身而进,再次一巴掌将他扇飞:“那我今日杀了你,也是你人命该绝!” 即使我嘴上说得凶狠,手上却仍难下死手。 我不知这孺子在太乙心平分量怎样,我不知太乙,会不会难受。 哪吒在空中连连翻腾,狠狠地瞪了我一眼,猝然召出风火轮,电射远去。 只留下怨毒的音响,“妖孽,你给我等着!” 我怎会等着呢? 我当然要追上门去,亲口问一问太乙。 问问他是奈何教的徒,问问他是怎样修的道。 但是在最深最深的心底,埋藏着我不愿提起的念头。 我想了解他记不记得我。 我让彩云回洞府,告诉她我要亲上乾元洞。 彩云陨涕着颔首,我不敢看她泪流满面的脸。 我不敢让她了解,这一趟我恐怕也讨不到说法。 那是太乙,我能拿他奈何办呢? 那是太乙的高足,我怎能让他难受? 我只可……我只可,我方难受吧? 我一部分卷云直飞,飞向我企望、我企望又畏怯了多年的,乾元山。 乾元山啊乾元山。你可知,你是我没有勇气提起的地方? 4) 我飞到我魂牵梦萦却又数千年未尝转头的地方,不远方便是乾元山。 我驾云过去,顺手一挥,山石乱颤。 整体山都摇摇动晃,在发表我的到来。 乾元山金光洞,我石矶来了! 耳边只听得一声冷落的、冷落的轻喝,“妖孽。” 那么熟习的音响,那么熟习的冷落。 然后即是九声龙吟,一个壮大的透亮罩子从天而降,将我罩落。 落地瞬时,罩内九条火龙嘶吼而出,扭转狂啸。 我伸手挥出八卦龙须帕,怔了怔,又放下。 我是骷髅山白骨洞石矶娘娘,太乙说:“凡躯尽骷髅,朱颜亦白骨。” 绝情向道的话,我偏要反着去明了。 我愿做他的凡躯,我想是他的朱颜。 可我的愿我的想,谁会在乎呢?谁会去想? 莫非天道定要云云,薄情才气成金仙? 这炙烈恐惧的火焰,逐寸逐寸燃烧着我身心。 我想着,幸亏没有带彩云过来。 洞府里尚有少少珍宝,她小心些肆业,想必也能过得下去。 我想着,幸而这日出府得急,没有召上去觅食的座骑青鸾,它也好与彩云做个伴。 大劫在身,猛火焚躯。 我猝然想起当年的阿谁仙女。 我认为我和她纷歧律。 原先爱里的女人,都一律。 熊熊的炙火烤得我痛楚不胜。 隐隐中我朦胧看到了他徐行出府。 阿谁可恨的幼童嘻嘻笑着:“仍然师傅厉害,这妖孽竟毫无还手之力!” 那只九头的狮子冷静看着我,狮尾轻轻摇撼,像在戏弄着我,又像在跟我作别。 他一手挽着布掸子,一手竖掌在胸。 他一动不动,他不言不语。 当猛火燃尽,我化作当年的那块顽石。 你可认得出? 你是否会流一滴眼泪,只为我再不愿挽回的逝去? 太乙救苦天尊? 你奈何救我,相思苦。 by: 知乎,情为何甚 微信群众号,rjqs000 微博,情为何甚的痴语 感谢你看到这里。 长篇故事《清晨》继续更新中,若有空闲,可移步赏阅。 传送门:有哪些令人感触很「燃」的故事? - 情为何甚的答复 - 知乎


当前网址:http://www.temptationsgift.com/qlmxpt/1272310.html
tag:只见,一驾,云,而起,的,童子,“,娘娘,”,彩云,

发表评论 (187人查看0条评论)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昵称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最新评论

Powered by 缇壹明朋 @2014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365建站 © 2016-2021